精华玄幻小說 豪門舊夢她的輕狂冷邪少-第206章:記得那天的傷心,所以我來分享

豪門舊夢她的輕狂冷邪少
小說推薦豪門舊夢她的輕狂冷邪少豪门旧梦她的轻狂冷邪少
✰✰✰✰✰赴约,一定不食言,偷偷爱的感觉
××××
一夜到很晚,大约,所有人都已经入睡了!
古宴笙依然身着昨天的白衬衣,黑西裤,坐在办公桌前,看向窗外湛蓝的天空,凝视了不知道有多久多久, 敲门声响起来,他才稍稍流转了目光,睫毛下流传着阴影,微微凝视了一会,才说:“进!”
他依然看向窗外的天空!
东膺推门,走进来,看到总裁维持这个姿态,看向窗外凝视了很久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他奇怪到,才走过去说:“总裁……您已经忙了一天,请问,午饭您要怎么?”
古宴笙依然默不作声,想着童恩那开阔的笑容,开朗的笑声,那甜甜的暖意,他的脸继续面无表情。
东膺看着他这姿势,便有点紧张地说:“总裁,您从昨晚到现在,都没有喝过水,这样身子会受不了的,如果您不想出外面吃,我命人给您做点什么,就在办公室里用餐?您看怎么样??”
他沉凝地想了想,双眼微地流转,人突然站起来。
东膺有点惊讶地看向他。
“今天所有的公事,全都给我取消,我有事要出去一趟!”古宴笙话说完,就紧捏着电话,,人快速地走同办公室。
东膺有点愣然地看着他的背影,连叫他都来不及了!!!
花亚会堂那边正热闹涌动,各项运动会的比赛持续精彩中轮换,比赛………..
他不冷不热,依然快速地走出来,经过大堂,来到酒店门前,接过了接待员的钥匙,自己一人坐上了奔驰轿车的驾驶座,按下了启动,让车子缓缓地往前开去!
花街的小巷子边,一切还不明朗,虽然已经秋季,可是荷塘边,还有点点滴滴的夏日气息,在隐约舍不得离开,粉红色的并蒂莲,两朵挨着!
简陋的房间,外面阳光刺的越来越猛烈!
露卡拼命的起床,一睁开眼睛,先是看着自己前面那堵塑料墙,想起昨天俩人的吵架,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,只感觉心里空空的落风,她猛地转过身,看向童恩的床!!!
童恩依然还躺在床上,穿着她滑稽的睡意,闭上眼睛,双手轻执着胸前的被褥,睡得很好的模样!
露卡才重喘了口气,擦了擦额前的冷汗,看向沉睡的童恩,有点试探地问:“童恩,你醒了吗??”
童恩依然躺在床上,动也不动,估计是昨天太累了!
露卡忽然舒了一口气,感觉到童恩这才安全,她抬眸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中午了,自己上晚班,估计童恩也不会去见古宴笙,她便迅速地起床,走出房间!
渐渐的,房间里很快平静下来!
童恩这才幽幽地睁开眼睛,看向面前的白色,却有点发黄的天花板,一夜没睡的她,就这般让自己饿的没有一点力气地躺在床上,疲倦的动也不想动了!
露卡快速地梳洗完,便立即换好衣服,正要上班前,才转过身,看向这个伙伴依然躺在床上,沉沉地睡去,她有点理解地轻叫:“童恩,我去上班了,我跟你调换了,你这段时间学习的很累,在家好好休息,冰箱里的饭只要热一热就好了!”
童恩没有回答她!
露卡不放心的再看她一眼,见她闭着眼睛沉睡,便沉默地离开了房间。
过了一会儿,童恩才瞪大麻木的双眼,心如死灰地看向天花板。
中午的时候,她疲惫的爬起来,走向楼,去准备早餐,,,就买自己最爱吃的包子!
带了一些零碎的东西上来,童恩就坐在客厅里,准备吃早餐……….
可是她刚张开口来吃饭,楼下的小孩又在猛力敲门,过道上的水管一直被这几个小孩捅坏,门铃又叮叮的起来!!
她气的没有理会,就继续张开口吃饭,可是她一张开口……,
又嘭嘭嘭的敲门了!
她一生气整个人都在发怒一丢掉刚才和弄堂阿姨打架的视频,人站起来就迅速地走出客厅,手上还有几个包子,一气的来到窗户边,十分生气地朝楼下直叫道:“神经病啊!!!”
她刚刚一愣,外面阳光笼罩,笼罩在下面的人他穿着白衣飘飘的白色衬衫,整个人仰着头露出脖颈,加上他的黑色裤子配上他那张俊脸,嘴角扯了阳光般的笑容抬起头一脸闲散的看着自己,霎时,童恩闪了闪眸光,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空气中的泡泡层都快融化了在他那抹眸光中,不知不觉,她感觉自己要晕厥,几乎一度缺氧到耳鸣!以为自己在做梦,她再一眨眼睛,往下看,
古宴笙就站在一辆车前,他真的在自己的楼下,抬头微笑的看着自己,这不是梦吧,,,夏日炎炎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他还一辆微笑,,,,带着一些宠溺???的笑容!
童恩嘭的一下子,整个人的身体外空气中的泡泡沫沫蒸发了,心脏忽然就砰地一声,不可置信地看向楼下的人,还是以为自己在做梦般的,傻乎乎唤道:“…..怎么会……”
古宴笙一直抬起头,看向童恩风风火火的站在阳台上,闪动着小脑袋看向自己,他突然一笑,说:“等了你一个早上,你都没来,我不知道你什么原因又不来,过来看看……你总是防备我,你家大门我进不去…..”
“呃……”童恩的内心有刹那的拒绝,可是,内心拒绝了后,她的整个人又都在倾斜,这股热泪盈眶的感觉从鼻子里散发出来,热烈又猛然的情绪酸胀着她整个人,她情不知所知的咬着唇,低着头,默默的浓浓眸光看着他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?
古宴笙微微挑眉,仰着头,所以细节他都有知道一清二楚,感知她有难处,就变犹犹豫豫的在彷徨,便微笑地问:“你打算用这样的方法,让我一直站在你家阳台下??”
童恩默默地看着他好一会儿,犹豫再犹豫,终于才转过身,走进客厅,看着听着门铃还在继续响着,她静默了一会,终于还是冲上前,什么都不管了,拿起话机,按下了开门键!
在里间静静的等待着,叮,听着他转动螺旋的声音,她嘭的就极度紧张起来。
童恩站在门边,急喘着气,等待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,终于听到了敲门声,她的身体猛地一震,吓得不轻地看向那扇门!
等待了一会,不对,他怎么还没上来,她左右想着是不是外面又拦住了不让进,终还是咬紧下唇,伸出颤抖的小手,轻轻地打开客厅门,往前一看。
古宴笙冷酷的,站在自己的面前,更是潇洒帅气地看向自己,微微的笑着。
童恩只感觉突然而来一阵昏眩,手握紧门把,看向这个人,失神地轻叫:“你……你怎么会来……”
“同一个问题,你要问几次?”古宴笙失笑。
“…………”童恩依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古宴笙看向她,忍住笑,手上扬了一个,轻提起袋子.
童恩不知道还有惊喜,低下头一看,又是粽叶加团子,她立即脸露苦相,看着他说:“你又买…..”
古宴笙突然一笑。
黑山老农 小说
童恩也随即相视一笑,仿佛曲解了不少尴尬,
“我可以进去吗?”古宴笙从来不问人这种问题。
童恩看了他一眼,感觉到他双眸里有点温柔,自己的心里突然一暖,却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
古宴笙安静地看向她,问:“我……不能进去吗?”
童恩听这声音,他好像有些受伤,一咬唇,手握紧门把,心里莫名地慌慌的,再次咬紧下唇,再想了想,才终于让开身子,轻声地说:“你进来吧……”
古宴笙再深深地看向她,提着一篮筐橘水果走进来。
童恩一退身,再让开步子,
古宴笙边走进来,边看向她,顺手将门轻轻地关上了,手按下锁扣!
童恩情不自禁地抬起头,看向他,略有疑惑到。
这时,古宴笙转过身,看向她,才刚想说话却看着她脸上脏兮兮的模样,深蹙了眉!
童恩的脸哗地一红,连忙说:“下面的墙皮老是掉下去,堵塞水管,我刚才去通了一下。。。”
我的帝國農場 小說
古宴笙听着这话,微微一笑!
SoundsCape
霎时,童恩有些,不可思议的望着他,放下篮子,又卷起衣袖……….
古宴笙默不作声,卷起衣袖,接过扫把才走到走廊上,走廊上的太阳能热水管和地下室的管道是一起的,而墙皮老是脱落,就把那些东西堵塞在分叉口上,看着挂着乱七八糟的东西,他眉毛一拧,就驮着两条大长腿,弯下身子,把最下面的堵塞的东西给拖走…….
童恩就站在旁边,看着他蹲下去,神情依然很有风度的气势,她忍不住地问:“你为什么会来?”
古宴笙做事时,习惯不说话,只是看着那下面的不流通的时候,他才伸手把铁锈的地方先弄开!
童恩看着他俊阳的侧脸,总感觉他这样和平时不太一样,却又说不出原因,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正愤力地把那些脏东西交上来,有点不够长,古宴笙才说话:“你们平时都是这么用的??什么水都往这里倒???”
“我没有!”童恩嘟囔道,便也很奇怪的看着那个洞口,才说:“我们平时用的时候,不会这样把脏东西倒进这里的…..”
古宴笙看了她一眼。
童恩对着他这奇怪的眼神,立即皱眉心,提高声音,说:“你不相信我?我说的都是真的!”
古宴笙嘴角一抽,继续摸索着下面的铁皮条…….
童恩再近距离看着他,感觉到这个人不有的亲和,还是他高高在上的总裁模样,她忍不住地一笑。
噗呲,古宴笙在往下一点的时候,手上的力道才感觉轻一点,脚边的水全哗啦啦地流了。
“哇,你好厉害,大伯都解决不了的问题,你都解决了!”她顿时好开心地笑起来。
古宴笙微微松了口气,站了起来,将铁杆给了童恩!
童恩顺手接了过来。
古宴笙转身,去屋内的浴室,站在洗手盆前,打开水,他洗着手。
童恩也来到门边,痴痴地看向他,一股神秘而又优雅的安全感,又十分帅气的背影和英伟的身材全身都透着性感的气质,一时间脸有些红,因为露卡老是说,她们总是缺一个做苦力的男人…………
古宴笙有感应似的,好似知道她会笑,随即转头去看她的时候!
童恩的脸哗地一红,立即装闷!
古宴笙笑了一下,便站直身子,看着她,淡声地问:“纸巾?毛巾?或者….?”
童恩看了看他,才一眨眼,就冒着小心翼翼的空间,对他又十分冷淡的点点头,走进去扯了一条毛巾给他!
古宴笙边看向她,边接过,轻轻地擦拭他十分好看的节骨分明的双手。
童恩不动声息,低下头,感觉到他细微的动作,在自己的面前,手指正不停地变化,有点奇怪的率率声,撩拨得自己内心,声声如犀利的暖流划过心尖。
古宴笙慢慢的擦完手,才看着她,均匀的把毛巾递过去,
童恩伸手去接了过来,走上前,将它重新挂在墙边的挂钩上,转过头,他人已经走了出去,她便也默声地跟了出去,看着古宴笙这般人,再一次站在自己的客厅中,环视了周围环境一眼,才转过头,看向她缓声地问:“吃过午饭了吗?”
冷漠又命令的声音!
童恩立即看着他那双深邃的双眸,说:“还….还没吃,你呢……”
古宴笙听了,便淡淡地说:“我也没吃。”
“哦……”童恩只是习惯性地应了一下,脑壳放松了一会,才稍提醒,看向古宴笙理所当然的表情,她有点惊讶地试问:“你……你要这里吃午饭吗??”
“你有什么菜?”古宴笙淡淡的说。
童恩的双眼一瞪,伸起手,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厨房位置,说:“有,那个,有,那个….西红柿炒蛋,豇豆,红薯,还有一点肉…………玉米排骨汤吧。”
“嗯,随便吃一点!”古宴笙直接走进厨房,从冰箱里拿起一瓶矿泉水,拧开盖子,喝了一口,才走出去说。
童恩看他径自的模样,还是感觉有点不可思议的说:“你确定……你的未婚妻不会来了吗?这样,我可能会活不长。”
古宴笙忍住笑,看着她,喝了一口矿泉水,才说:“除非她也想你了,如果不是,她应该不会来……”
童恩唰的脸红了,看着这个人……….
古宴笙的脸色淡淡的回收了平静,双眸透过的一点炙热的刺芒,唰一下子让童恩低下头,不敢抬头对接上的说:“那…那你坐一会,我去洗个澡,再来给你做午饭!”
“嗯……”古宴笙这才有点笑意划过俊颜,抬步就去沙发那儿,神締般的坐在普通的沙发上,茶几上有她的作业,他便拿起来看了一下!
童恩快速地洗了一个澡,然后穿着简单的t恤,简单的宽松裤子,就从浴室里跑出来,就看着伟大的总裁竟然在看她的事业表,她便连忙走进厨房娴熟的技术,弄起恰巧昨天露卡弄好的饭菜,她只需要热一热就好了,古宴笙不知道时候,站在厨房门边,正双眸灼热地看着她
童恩还在切牛肉丝,差点被他吓住….:”啊!”
古宴笙轻皱眉,身子往后仰,看着她危险的动作,冷冷的说:“你做什么??”
“你吓死我了!!”童恩立即放下切菜刀,双手按紧胸口,直喘气地看向他,吓哭了差点,才说:“你怎么进来…..也不说一声…..?”
“…………..”
绝世古尊
童恩皱眉看了他一眼,才心有余悸的说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,看在你帮我疏通道的份上,我就不跟你计较了…..”
说完,她一边提起手,一边看着他,这个人,小气,连5分钱都要计较,现在眼见他的修长的手指抚摸过西红柿,莲藕,木耳,最后来到西葫芦上面,她眉头一皱!
愣了地抬起头,只见古宴笙这个人就站在自己的身后,把一根胡萝卜,红红的就放到牙齿上咬着,喀嚓一声好清脆!
“好吃吗?”童恩看向他,微地一笑问。
“恩…”古宴笙咀嚼着细细的小胡萝卜,可以生吃的那种小根,站在童恩的身后,嘴里好咀嚼,又把一根,放进嘴里,心情很愉快的样子不断的咀嚼着,
童恩的眼睛一斜,瞅着这个人有点惊喜地发现,试探地笑说:“你该,不会是想中午就吃胡萝卜吧??”
古宴笙也觉得自己幼稚,他忍不住地笑了,皱眉,斜靠在瓷砖上,看着她说:“为什么不行、?”
童恩察觉不出为什么,只是觉得有点好笑,一边切一边笑,开始还能忍住,到最后便实在忍不住地仰起头,哈哈哈大笑:“你居然喜欢吃这种兔子才吃的东西,我以为你一直是食肉动物?哈哈、、、”
古宴笙皱眉,无论如何都不知道她在笑什么,只是内心的沉稳让他体现的就很优雅,他无语的瞪着这个人的笑容,很夸张的样子,才问:“你是不是跟秦苍久了,什么都学歪了……….”
东京决斗环状战
“我有吗??!”童恩气的拿起菜刀就一斩下整根,递到他的唇边,笑说:“吃吧,吃吧!”
古宴笙冷峻的丰颜就那么一抽,狠狠的瞪着这个取笑他的女人,张开嘴巴,揪着她的手,腑下头,连同胡萝卜都给咬了!!!
“嗯??”童恩一叫:“疼——啊——”
古宴笙含在嘴里,没在说话,只是淡淡的笑容转过身,走了出去!
童恩身边感觉一空,就拿眼一瞪他的背影,一把菜刀,一砍在菜板上,立起来,心疼地看向自己的食指,都红肿了,她哼的一声,心内不知道为什么却甜蜜起来,眼睛快速地眨一眨,便转过身,继续将菜板上的菜切好….
直到她捧着好几盘香香的菜出了厨房,这才发现客厅里没人,她一愣,以为他走了,一阵失落后,却感觉这里缺少了什么,又一阵奇怪,听到房间里有人,她一瞪眼,走向窗帘边,在床上发现人,他人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,手轻轻地一挡在额前,正闭目养神,睡着了的样子!
她立即踊跃出一丝心疼,心想,他昨晚没有休息过吗?因为他说过,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十分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间,借着旁边窗子,透过来的亮光,看着他真的很疲惫闭上眼睛睡去了,胸膛起伏得好有节奏,估计时真的累了!
她站在床边看了看,一句话没说,就上前轻轻捞了被子,把原本叠好的被子又岔开,盖在他身上免得他着凉,谁知道刚才轻盖在他的胸膛上,却感觉到一只手,强有力地抓紧自己的手腕,她的脸一红,已经看到古宴笙已然睁开眼睛,正发光的看着自己!
“呃……”童恩的脸一白,心一跳,好紧张地被迫冷着脸看向他。
“我,,我只是,要给你盖好被子…..”童恩看着他,才小心翼翼的说道!
古宴笙的眉一动,立即把她一抓,整个人抓向自己……….
“啊——–”童恩猛烈的扑进他的怀里,那力道不受控制,就朝着他的身体,猛然的坠落下,童恩没想到他这么有劲,就仰起头,双眼惊恐着,心一紧的同时,整个人紧张的嘭嘭嘭跳的立即撑着双手看着她.
刹那间,时间都静止了,童恩脸红心跳的看着他,不自觉的闭上眼睛,紧紧的闭上之后,睫毛又在弹跳很紧张的不敢在跳动…….
古宴笙借机看着她的慌乱,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般的雀跃,却冷冷的力道拉扯她的手腕,环上的时候又放开,冷冷的说道:“以后不要这样做…………”
童恩一滞,神情有些呆愣,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还没站稳,就看见已然皱起的眉毛有些冰冷和厉怒的眼神,冷嗤着自己,心也跟着嘭嘭嘭跳,过山车的感觉太跳跃了,一时间令她没有反应过来!
古宴笙已经起身了,推开她,冷酷的走了出去,背影带着天然的决绝!